咔崩脆

自产自销选手——咔咔尼桑(KAKA)
产粮全靠心情,吃粮永远不挑
【没事删删文章】
评论会认真看!
毛茸茸保护协会会员(人兽/兽人/人外)
安利本命画师(封面、头像出处)
她的p站id:yeondu

久!生日快乐!
【因为太忙了什么都没能准备,但是爱你的心绝对如假包换!】

真的很抱歉 ,我可能很久没更了。因为我没有假期呢qaq
只够写点短篇和段子了

然后这位旁友回复到一半老福特就不待见她了。

胜出村的埃罗Comic:

【胜出】透明的存档1

原作向

一个可以持续更的漫坑

久在进行英雄活动时与敌人正面交锋中上了一个奇怪的个性。会处在游戏的模式中,虽然有趣却也很危险【前情?】

 

草稿流注意

画着开心的脑洞

 

希望有小可爱可以给我评论!我特别喜欢聊天!

 

【胜出】兽奴◎壹

*战士咔x兽奴久
*虚构世界观瞩目※
*主胜出、有加角色、可能出现其他cp倾向
*ooc预警







“大人,接下来有很不错的东西,要看看吗?”


“嘁,”腥红色的眼睛里还没抹去战争残留的杀气,他没好气地说:“你要真有好东西也不至于在这里卖破烂。”抽走被缠着的披风,灌满了铁锈与血腥气味的背影扬长而去。


“你真走运,没被那『野兽』咬死。”


“我还以为……我要死了……”


那身披黑色战袍的男人被畏怖的目光包裹着,所到之处自成一道。盔甲随着他的脚步发出金属沉重的声音——被平民神化为『钟』,一种来自于地狱的噩兆。


“妈妈,为什么那个哥哥的袍子是黑的,我记得应该是红——”


“好了!不要说了!”憔悴的母亲用冻肿的双手抱住女儿,将她深深地埋入怀中,“好了……那件事,你永远不要知道……”


…………


“你准备好离开这了?”


“没什么好看的了。”


身披黑色战袍的战士用额前的碎发隐藏住眼神里的失望,“把我带回那个该死的地方吧。”上了马车,身后的贫民巷道仍是一片死寂……


“你终于来了,最让我引以为傲的战士。你怎么这么晚才来参加庆祝宴?迟到……有两三个月了。”


“吃饭喝酒的家庭聚会?老子是个战士,只想赶紧在哪棵不知名的树下面战死,然后腐烂、生蛆。”


“嗯……作为我们国家战功最多的战士,这个愿望还真是……独树一帜。”国王安逸地吃着松饼,不紧不慢地说,“我知道你在自责,但是利益之间是没有善恶之分的。”


“我原以为我会是个精兵。”


“你确实是,”国王擦了擦脸上的蜜汁,“但你的使命和士兵不同。既然最后的结局只有赴死,那么就要做出最伟大的牺牲。”


“……”


“我明白你想死的原因,但至今也没人能置你于死地。”长着老鼠模样的国王看着玻璃墙外模糊的雪景,“多讽刺的事情啊,一个想要去死的人却不断地杀戮想要活下去的人。”


“你也一样吧,”战士裹着他黑色的战袍走到了国王的身边,“一个动物化身的国王,却要让兽人成为奴隶。”


……仅有两人的宴席在窗外雪景的衬托下显得更加单薄。


“不如,你在这段时间里享受一会儿活着的乐趣……?”国王向身边的侍卫摆了摆手,“我送个稀罕的东西给你。”


“有什么用?”


“你不用担心自己死的那天带不走什么东西。只要你玩腻了,随时都可以杀了他。”战士意会到了什么,立马转头要走,“别用你那套恶心我,我想取胜、想赴死都不是为了那些恶心人的东西——”刚打开长廊的大门,迎面而来的就是他的『奖赏』:


柔软细腻的卷发,规则靓丽的斑纹,耷拉的耳朵,焦躁不安的尾巴,婴儿肥的脸颊,单薄的衬衫和微红的肌肤……


以及,脚铐。


“……”战士怒视着把『奖赏』带来的侍卫,“赶紧带走!别恶心我!”猛地推开挡在眼前的兽人,他不准备再回头。“等等,”黑色的战袍再一次被拉住了,“拜托你,收下我……”


冰冷的脚铐和单薄的衣物让他不得不去奢望他人的温度。


“放手,你找错人了。”战士依然背对着他,发出沉闷而又愠怒的警告,“他没有退路了,”国王从背后传来的话语,冷淡而残忍,“他原本是首相的宠物,但是首相死了,它就应该陪葬。可他不想死,所以他现在只能看你的脸色了。”


“……拜托你。”


“……”


战士缓缓地回头,他目光所及的是一个可笑的『圈套』,怒地把披风从兽人手中抽走,温度丧失的不安感瞬间充斥全身,国王若有若无的笑容也在这一刻乍现……


“跟老子回家啊!你这废物东西!”


战士夺走了侍卫手上的链条,一把扛起了他的『奖赏』,“以后要是不好好伺候我,我就立马杀了你!”



…………


“果然,他还是自责啊。”望着战士逗弄着『奖赏』慢慢远去,国王也只有如此感叹,“人类终究是人类啊……”




……



“那个……我叫出久,是一只『豹猫』,我会做很多事……力气也蛮大的,干得了脏活累活。”


“哦,是吗。”


“谢谢你……”


“什么?”


“谢谢你收下我……”


“我才不想管你,那边是烂布,这边是破炉,你自己看着办。我去冲头。”


“是……”说完,战士就去了淋浴间。剩下出久一个人呆在客厅,他望着这个不大却温暖的地方一时说不尽感概。


拖着脚铐,他摸索到主人交代过的地方,“毯子和火炉……”那不是什么烂布和破炉而是干净整洁的『热源』。出久靠在火炉边抱起褶得规规矩矩的毯子,颤抖着的身体也平静了许多,“这就是你的味道吗……”他嗅了嗅毯子上的气味,有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和一抹咸涩的味道。


“啊,对了,我还不知道主人叫什么名字。”出久放下毯子,迫切地想知道主人的名字。门也不敲地就闯进了淋浴间,“那个打扰了!拜托你告诉我你的名……”


话被眼前的景象塞住了,伤痕累累的脊背看得人触目惊心。从后颈到脚踝无一处不是伤痕,青紫色的瘀伤和依然泛着血色的刺伤毫无规律地横在他的肌肉上,“谁让你进来的?”“抱、抱歉。”战士气势汹汹地走到门边,一把揪住了出久脖颈上的项圈,“你应该清楚自己是个『兽奴』吧?”


“是……我很清楚,也很感激……”


“那你知道奴隶应该听话吧?”


“是……”


“那,『那种事』你应该做过吧?”战士的手指滑到了出久的大腿根,一阵酥麻的电流涌进了他的脑内,“不……那种事,还、还没有……”只有一件单薄的衬衫遮掩的他此时无处可逃,“那你总要为刚刚犯的错受罚吧?”战士一手抓住他的项圈一手揉捏着他双腿间不可言说的部位。


“唔……!”出久的身体不断记忆着这些快感,并非情愿而是动物天性的驱使。进化完全的『兽人』在某些方面会表现出超越人类的欲望,这恰恰也是人类评判他们『低等』的依据。


“你看上去蛮喜欢这样的啊?”


“不、不是……!我不想的!”还没来得及辩解,他的主人就把他按到在了淋浴间的地上,“主、主人……?”豹猫的尾巴有些炸毛,却本能地竖着,将那些羞耻的部位毫无保留地呈现出来……


“啊?现在还主动起来了?”


“啊、啊……不是……!”出久的脸烧得滚烫,手忙脚乱地拉扯着衬衫。他做梦也想不到自己来新家的第一天就要被迫『成人』,他连主人叫什么都不知道……


“给我抬好。”


!?


出久很清楚主人的指示是什么意思,他不敢违抗,只能把通红的脸埋在手臂间,一点一点缓缓地抬高腰肢。





…………


“你就是新任首相的儿子吧?”充斥着铜臭味的街道上,一个年轻人被拦了下来,“别把我和他相提并论。”衣着显贵的年轻人冷淡地径直走过。


“等等,我知道你和安德瓦不一样。所以我有件事无论如何都想拜托你。”


“我没有理由帮助一个连真实相貌都不愿暴露的人。”望着陌生男人全身上下严严实实的布缕,他确实没有轻信的理由。


“真正需要你帮助的人不是我……而是另有其人……”男人从衣袖里伸出他的手指,布满毛发的手背与锐利的尖爪也慢慢显露出来,“求你帮帮我的朋友,他们明天就要被注入『狂躁剂』……”


“你是说『斗兽』……?”贵族的少爷自然知道这种『娱乐』,他没有立马给出答复而是谨慎地问道:“你是一个伪装了人类模样的兽人,而我是一个人类。你为什么相信我?”


“我遇到了一个女巫,她说你一定会帮我。”


“女巫……”年轻人顿了顿,“……我尽量帮忙。”

“真的?谢谢你!请你,一定告诉我你的名字!”


“轰焦冻,记住这个名字。”他写下一张字条递到了那只兽人的手里,“然后,再也不要用有关臭老爹的任何事情叫住我。”他的眼中充满了不知名的怨恨,冰冷的雪花飘落在左眼丑陋的伤痕上,化成了最后冰冷的表情,“明天的『斗兽』,我会在场。。”


阴郁的雪天又将在傍晚迎来黑暗……


“主人,我洗好了。主人……?”出久从淋浴间出来却没有看见那个凶神恶煞的战士,地上只有一摞叠好的衣服,“这是……给我的?”


“他会去哪呢……?”他扣好扣子,小心翼翼地打开其他房间的门,“打扰了?”里面空空如也,连桌椅都没有一张,只有墙、地板。出久接着打开其他房门,最后找到了一间放床的房间,“这应该……是卧室吧?”整洁的床铺上没有任何褶皱,或许从来没躺过人。


“我还以为他会对我做那种事……”出久回忆起刚刚在淋浴间时的场景:


“一股腥味,你自己洗干净吧。”主人没有继续触碰他,而是打开了热水管,“你以为我真的会对一个陌生的家伙做什么,特别是一个该死的兽人?”


“……”出久望着主人满是伤痕的背影,“你……很讨厌兽人?”


“对!所以你最好离我远点!”他情绪激动地吼了两句,甩开门离开了。


“那为什么……要救我呢?”剩下出久一个人跪坐在原地,无所适从地忍着眼泪。



而此时此刻的出久只能在不大的房间里转圈,除此之外,他什么也做不了。不知道过了多久火炉里燃着的木柴也快燃尽了。


“对了,还有阁楼!”出久抱着毯子,自作主张地上了阁楼,“嘶……好冷。”


阁楼很黑,只有一个低矮的窗户,那里是唯一的光源。窗户旁边确实坐着一个人,他像一座冰冷的雕像动也不动地望向窗外。


“打扰了……”出久小心翼翼地接近他,“我刚刚……真的很抱歉。”


“所以我才说过离我远点你就找过来了?”


“我,”


“你是听不懂我说话!?还是偏要我揍你!?”


“不!我马上就下去!”出久上前把毯子披在主人的身上,不敢回头看他的表情,匆匆地下了阁楼。


“……”战士怔怔地感受着这份违和的温暖,“……所以我才会讨厌兽人。”他回神望着手上的匕首和划开小口的脉搏,不禁嗤笑,“血那么快就凝固了啊。”起身,扔下了匕首,颤抖着、攥紧了双拳……


“啊,主人。”出久听见了阁楼那木板作响的声音,他学乖了很多,安稳地坐在火炉旁没有再主动靠近,“喂,你以前是首相的宠物吧。”反而他的主人主动靠了过来,他有点不知所措但姑且朝边上挪了挪。


“是,我是欧尔麦特的……”


“的什么……?看来你是没把自己当成他的宠物啊。我知道他是什么人,他一定把你带得连害怕是什么都不懂了吧?”


“请……不要这样说他。”


“所以你才会以为所有人类都很善良,以为自己和人类是可以平等的?”


“……”


“所以你才会主动靠近我?以为我会和他一样?”


“……”豹猫可以敏锐地察觉到人类在表现不同情绪时身上散发的不同气味,此时屋内弥漫着一股刺鼻的『怨怒』,这是一种危险的警告,“你救了我……”


“那你一定不相信我会杀你。”腥红的双眼像盯住了猎物一般死死地瞪着发抖的豹猫,“你知道我的战袍为什么是黑色吗?”


“……”


“你知道血凝固后……是什么颜色吗?”




TBC.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我要说话!
这篇真的是我自己超级喜欢的au!
然后再来说明一下,这篇是我自己虚构的世界观,可能会把很多元素糅在一起,并非什么古西方的背景也并非现代背景。人物编排也是有个人思考的。许多设定我希望可以在文章中一点一点透露出来。伏笔会有很多,而且会有不同的线同时进行的设计。

我爱死兽人了【安详】

啊,想日更



















出来没底气地问一下,这样画风的漫画有人想看吗?

【胜出】撩的日常1


成年*职英*结婚*同居
日常
纯糖
ooc






『和废久结婚了,
从今往后,我要尝试改变自己。』


爆豪胜己写下这个便条塞进了衣服口袋里,他决定从现在起改掉自己的暴脾气。


“小胜,你看这个,我觉得这个东西长得超像你。”绿谷出久捧着手机,把屏幕翻过来摆给他看。那上面根本就是一只浑身毒刺的臭海胆——


不,不行……不能生气。


“啊是吗,你觉得像那就像吧。”爆豪皮笑肉不笑,火气冒得头皮发麻。他感觉自己的毛孔更烈了,反而头发炸得真像海胆了。“小胜,我今天做晚饭给你吃吧。”出久围起了围裙,爆豪一怔,突然觉得刚刚那股气消了大半,“要不要我帮忙?”


“不用了,要小胜帮忙的话一定又会指点一堆了,我那样没法专心啊。”


你他妈要是做得好的话老子怎么可能会想费时费力地指点你啊!!!


爆豪的脑内有小型火山爆发了,但是他不能生气,他是个男人,男人就要为自己的决心付出行动。

他转过脸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很轻松——实则想着今晚的晚饭能不能下咽……


“小胜!我做好了!”


什么鬼东西!这东西能吃吗!?


望着锅子里一糊的不明物体,不可一世的爆杀王也开始退却了。他做了一番思想抗争后,对着出久期待的眼神,说,“做、做得不错啊……”


“那……”出久毫不客气地盛了一大碗,爆豪就眼睁睁地看着那团糊“啪嗒!”一下子落在碗里,“喏,这碗给小胜。”出久的笑容还是这么治愈,但手上那碗恍如地狱的料理让人称『阎王脸』的爆豪都不敢恭维。


“哦、哦……”爆豪抑制住手的颤抖,心想自己顶多坏个肚子,应该不见得丧命,更何况为了自己爱的人他命都可以不要。


出久拖着腮,脸上挂着天使般的笑容,“要告诉我感想哦。”


吃完后,爆豪胜己依然健在。


我他妈感觉自己在吃呕吐物靠!


“嗯……还行。以后不要煮得太烂,稍微提提鲜会更好。”爆豪吃完了自己的份,看了看出久,他自己跟前连碗都没有,“你怎么不吃晚饭?”“嗯?因为我自己在外面吃过了啊。工作回来以后。”说着便收起了餐盘。


老子要是有这种超能力——做出这种糊状黑暗料理——绝、对、天、天喂给你这废久吃!


爆豪胜己的怒火几乎从心脏中枢散布到全身,但是他要忍耐,这毕竟是自己的爱人做给自己吃的。想开一点,今后都自己掌厨。


“那小胜先去洗澡吧?”


“嗯?不一起?”新婚之后,两人一直是一起洗澡,突然回归正常他反而不习惯。


“我已经洗过了啊。因为今天小胜回家太晚了嘛。”


“噢……”爆豪有点失落地飘进了浴室。


噗嗤。


……


“喂,废久,帮我把换洗衣服拿过来!”


“嗯?小胜自己没带内裤就进浴室了吗?不过小胜不用我拿也可以自己出来穿啊。”


爆豪脸上的一根青筋爆起,他现在真想打一套组合拳,但是他忍了,他要做一个温柔的完美男人。


到换衣间拿了睡衣,跑到卧室却发现废久不在那,“废久,你不睡觉在干什么?”


“看英雄特别节目啊,我好期待这个!”


老子也很期待今晚啊!


被欲与怒弄得快烧断理智的爆豪胜己依然死守着他的决心,“那我先去睡了,你看完这个节目就给我上床来。”


“哦好。”


爆豪胜己就这么难耐地在出久在的情况下忍耐了两个小时……


“小胜,让点位置。”他总算上床了,爆豪的神经立马活络起来,“今晚我绝不让你睡——”


“哎?可是我好累,刚刚还看了两个小时的节目。抱歉我真的不行了……”说着就翻过身自睡自的,把兴奋的爆豪晾在边上。


啪!


理智的弦断了。


“废久你他妈的!是专门惹我生气的超能力者吗!?老子今天绝对要把你干翻!!!给我起来!”


“小胜你恢复了?”


“啊啊!?”


“前几天你一直怪怪的。但是现在恢复了,真是太好了。这个才是小胜啊。”


“唔!”爆豪胜己突然醒悟了,“你这家伙居然设计我啊!?”


出久是故意惹怒他。


“小胜不用特地改变自己。”


“哈?”爆豪有点不自然地偏过头,“谁特地了……”


“不管怎么样。我喜欢的都是一直以来的那个小胜嘛!”

遭了,是心动的感觉。




这之后干♂了个爽。




fin


爆豪惹出久生气了
平时好吃好喝再不济睡♂一♂觉就好了
这次不行
是哄不好的那种
于是爆豪找他的派阀出谋划策

切岛:“绿谷脾气那么好都被逼急了,算了吧跪榴莲吧。”

暴躁老哥的膝盖都是铁的。

end

老夫老妻的日常

free game写到好玩的部分就挑片段画,记住这个flag【两边一起练,好久没更了】

然后还要画完兔久的那篇,还有欠旁友的脑洞

👌

画的兔久(表情包?)给让大家被戳中心脏一下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太可爱了!在卷子上就画起来了xd
画得也很可爱啊!啵啵啵嘬爆你的脸颊!

chen仔🍊:

看了 @咔崩脆 太太的free game!!超好看啊!表白太太!胜出结婚吧~~
回过神来的时候都已经在卷子上画了那个乙女游戏的场景了^q^
啊……瞎jb摸鱼了  太太莫嫌弃我嘛_(:зゝ∠)_